设为 | 加入收藏 
最新通知
 创投协组织海淀区、中关村科学城与
 中关村T-CLUB交通数智化转型
 中关村T-CLUB产业互联网、工
 “2021中关村创新创业健步走”
 
   
用户登录
会员名:
密 码:
 
友情链接

会员链接

会长单位:

中关村发展集团


监事长单位:

清控银杏创投

副会长单位:

国科嘉和基金

红杉资本

IDG资本

中关村科学城创新发展

北极光创投

北京创新产业投资

深创投集团

东方富海投资

达晨财智

真格基金

英诺天使基金

洪泰基金

德同资本

清科集团

中关村资本

中关村协同创新投资基金

航天科工投资基金

信中利投资

弘毅投资

通用技术创投

考拉基金

硅谷天堂集团

华软资本

富汇创

安芙兰资本

国泰创投

鼎典资本

中关村三川(北京)股权投资

中海投资

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协会

其它会员代表单位:

金甲子、国科投资、高榕资本

启明创投、联想创投、君联资本

高特佳投资、璞华资本、北京电控产投

中科创星、创新工场、启航投资

启迪之星、晨山投资、雅惠投资

首都科技发展集团

监事单位:

盛景嘉成、腾飞资本

 
行业动态

徐小平:找合伙人,比找对象还难!

2019/10/11 15:47:13

信息内容

徐小平:找合伙人,比找对象还难!

丘吉尔说,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于是很多创业者相信独行侠主义,信奉自己的人生哲学。但回头看那些短命的企业,却往往正是因为在创业初期没有合适的团队结伴而行,才导致了最终的失败。

希望此文中徐总关于合伙人的观点能让创业者在管理、人才观上有所思考。


很多人感叹新东方的成功,羡慕阿里巴巴的地位,惊讶小米的爆发力,但鲜有人意识到这点——如果背后没有联合创始人无论高峰还是低谷的不离不弃,很难说企业会有现在的辉煌对于初创团队而言,合伙人比商业模式重要得多。


这一点,一般人理解不了。我在多年的工作、创业、投资的过程中遇到过无穷无尽的经验智慧,让我明白了这点。


01

为什么要找合伙人?

创业为了什么?

当然为了成功。


但在创业路上还应该收获合作伙伴、知己朋友、兄弟情谊。这是跟金钱与成功同等重要的东西。你的生命会因此感到更加充实,更加骄傲。


我在新东方的时候经常出差,一到外地我就感到空虚。当时我的太太孩子在加拿大,父母姐妹都在江苏,北京就是俞敏洪、王强这些共同创业、合作打拼的兄弟们。北京有新东方,也有新东方的学生,有需要我、也有我需要的那些人。


多年以后,我和王强创办真格基金,跟王强一起再次创业。我跟王强也经常会有观点的冲撞。我会收到王强的信,对我提出批评,犹如我当年进场给老俞写信批评他那样。这些信都是关于真格基金的价值观、原则、战略的讨论和争论。


有这样的合作者以及互相批评的文化,团队才能保持坚定正确的战略方向、旗帜鲜明的价值观、激流勇进的战斗力。


合伙人的重要性我讲过很多,但是我希望讲得再深一点。

曾经有一位海外顶级公司的顶级科学家来到我这里融资。他已经得到国内同样行业顶级公司的战略投资,他说徐老师你的品牌好,给我一笔钱,我就启动了。


这家公司是一个2B公司,没有合伙人,创始人拿着100%的股份。他是一位纯科学家,不是那种市场营销管理的角色。


我说你得找一个CEO。他说徐老师,我正在找。这时候我说,我说我告诉你,你绝对找不到。他说我给他30%的股份,我说你找不到,他说我给他70%,我说你也找不到。


为什么?

因为找合伙人,其实比找对象还难 -


你们都是创业者,想一想,你是跟自己合伙人在一起的时间长,还是跟配偶在一起的时间长?


你与合伙人可能醒来就通话,到了公司一直干到晚上精疲力尽才回家,回家可能就睡着了。一天24个小时,16个小时是和创业者合伙人在一起的,甚至梦中你都跟合伙人在一起。


我告诉这个创始人,说你这么高的地位,100%的股份,你再找一个人,一定找不到。


因为要找的这个人是你的CEO,跟你在一起的时间会超过你的配偶,这么重要的人,你只能在工作生活中“碰到”,而不可能“找到”,即使能够“找到”,你们在一起磨合兼容的过程,也足以让一家初创公司大伤元气。


02

什么样的人才是好的合伙人?

这是《Good Will Hunting》里的一句话:什么是你的心灵伴侣?那些可以跟你较劲的,那些能够毫无保留与你沟通的人,触动你心灵的人。


只有合伙人,才有这种意愿,才有这个资格,才有这种能力。只有这种人才能在最后,你失败的时候,他跟你一起反败为胜。否则,你百分之百的股份,我干嘛要跟你一起承担风险。


方法很简单,我要做一件事,已经有了两到三个人,不能太多。股份制,新东方的股份,我也可以讲一讲,老俞50,我和王强是10和10,我们在漫长的新东方的创业的长征当中,我经常说一句话,我为了我的10%而战。


当然,我是爱俞敏洪的。如果我们不是合伙人,如果新东方的利益不跟我们捆绑在一起,假如仅仅是为了新东方培养人才的理想,我早就去团中央了,或者是去红杉。正是因为我们的利益捆绑,我们才能在每一个艰难时刻一起挺过来。


情怀是什么?

情怀是理想。


人不能说我这个值多少钱,明年又值多少钱,这个不够。新东方是为了人才的培养,基金是为了每一个创业者的梦多了一个可以找的人。


做任何一件事都要有情怀,当遇到利益纷争的时候,我们就会用更高的情怀,更高的利益、价值观、责任感,这能够化解许多矛盾。合伙人制度仅仅是利益捆绑还不够,还要有梦想的捆绑,还要有价值观。


我经常说两句话。

不要用兄弟情意来追求共同利益,这个不长久,一定要用共同利益追求兄弟情意。

不能纯粹为了理想去追求事业,但你的事业一定要有伟大的理想。这样的合伙人制度才能长久。


一般来说70、30或者是80、20,或者是6、2、2,在中国应该有控制的,你一定要给你的合伙人1、2个或者是3个。

                  

03

如何解决没有合伙人的问题?

如果你没有合伙人,没有一两个核心团队成员的话,最好不要成立公司。因为一开始就会注定这家创业公司的基因有问题。


那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第一,先找人、再找钱。先有人,再有公司。



当你已经找到钱,再去找一个人的话,你已经是被市场定价的人。这时候对于随后加入的合伙人来说,你给他多少都是一种给予、施舍,而不是说两个人一起定价,一起寻找市场的承认。


第二,股权的分配要让合伙人觉得他是你的利益共同体。如果在一个公司里,老大拿着90%的股份,剩下三四个人,每个人一两个点,这家公司基本做不大。


因为这时候那三四个人的心态不是老二、老三,而只是“小二”、“小三”。他只跟着老大在一起往前走,而不是作为公司的主人。


有一句话,士为知己者死。你有这样的合作伙伴当然很棒,但这不是一个团队的最高境界,因为士为知己者死,依然是被雇佣的心态,依然是我在为你干活,就跟黑社会一样。


团队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团队的最高境界是士为自己者死,不是知己,也不是他人,而是自己。


很简单,当你的二把手、三把手,你的团队,把你的事业当成他的事业,把你的身家性命当做他的身家性命,这时候这个团队就会成为战无不胜的铁军,任何利益、任何诱惑都打不垮、任何威胁都无法撼动的团队。


早期在新东方创业时,我基本是每两个月飞一次加拿大看太太孩子,呆两周再回来。有一次因为什么危机,我的飞机刚刚落地温哥华,接到俞敏洪电话,我在家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飞了回来。但那时候,我从没有觉得过累、不觉得烦,为什么?


因为新东方是我自己的事业,我不是在为俞敏洪干活,我在为自己干活。新东方一路过来这种时刻很多,我和俞敏洪固然有士为知己者死的情结,但最重要的心态,还是“士为自己者死”。三驾马车成为生命共同体。


对于一个创业企业来说,即使已经有一定的规模,几十人、几百人甚至更多,但真的要走得更远,走得更深,就一定要有这样的合伙人:不是创始人给了你活路,给了你机会,而是说,这就是你的事业,这就是你的未来、你的梦想。


04

创业者怎么面对失败?

创业本身是个滔滔不绝、生生不息的追逐之旅,和生命的本质一样。


失败之于创业的意义,如同死亡之于生命的意义——你们想想,有多少哲学家是以生命的终结为出发点来寻求生命的价值?又有多少宗教是以“往生”为终极目的来阐述生存之道?


乔布斯就曾说,“记住你即将死去”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箴言,在死亡面前,他才消除了一切喧嚣浮华,看清了对自己真正重要的东西。


1.反思失败是为了找到成功的意义


对于创业者来说,也只有定义失败、认识失败、反思失败,才能真正去谈论和把握成功。


现在最常见的对于失败的讨论,就是“已经成功”的创业者、企业家嬉笑怒骂中调侃失败的过往,谈笑间失败灰飞烟灭,一笑泯恩仇。


这是人性对于失败的恐惧感和羞耻感使然。但失败的价值不需要成功来背书。


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在创业成功之前、也就是失败之时就讨论失败,坦然、灿然地面对失败的结果,自信、自在地分析失败的原因,才算是真正获得了创业的勇气和智慧,我们才能真正拜失败为我们的“成功之母”。


那么,在风起云涌的创投浪潮里,我们为什么要创业?创业对于每个人,对于社会、国家,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们又该怎么样征服创业风险的恐惧,跨越创业失败的沮丧?



我先来讲一个故事:在直播崛起的时候,真格也投资了一家 20 多人的直播公司。有个朋友是一个传媒界大公司的高管,我鼓励他加入这家创业公司。


朋友听了我的提议,脸上显示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说小平,有没有搞错!我现在工作稳定,家庭幸福安逸,你让我放下“金饭碗”去这么小的一家创业公司,万一倒闭了怎么办?这不是存心坑我吗?


我对他说:这家公司可能会成为下一个花椒、映客,成为 10 亿美元的独角兽。但它确实也有可能会垮掉,让你流离失所。但记住:从根本意义上,我让你去的不是这家公司,而是一个新兴的行业。


直播行业、流媒体、新媒体、自媒体……新技术革命带来的媒体的变革,将产生远远超过传统媒体的就业机会和财富机会。把我推荐的这家公司,当作进入一个新时代的山门,你会为你的选择庆幸而骄傲。


后来,这个朋友还真的加入了这家创业公司。不久之后,这家公司果真没有如愿做成。但这位朋友告诉我,在他有意离开这家公司之时,直播行业的头部公司纷纷向他发出邀约,请他去做高管。


这个朋友在一家“失败”的创业公司,实现了人生的飞跃。他不是去企业捞金,而是把自己变成了纯金。他不是放弃了传统媒体的过去,而是拥有了新媒体的未来。

个案不足以说明一切。但我这个朋友的故事,代表了这个时代职场人才蜕变和升华的经典模式。


优步中国虽然在共享出行大战中败给了滴滴,但它却成了为共享行业培养顶尖人才的黄埔军校。


一家创业公司倒下,无数行业精英崛起。这样的故事,在电商、团购、共享出行、共享单车、直播等等新兴行业都在上演。


2.创业者是不会失败的?


我过去曾经说过,“创业者是不会失败的,只要他不放弃”。这不完全准确,更为准确的是,公司可能会倒闭,但行业却基业长青。


之所以说创业者是不会失败的,是因为你创业,创的不止是自己的事业,而是一个行业,你自己的事业可能会失败,但你却收获了在全行业获得成功的优秀竞争力。


只要你做人不失败,即使你的公司倒闭了,同行也必定会来邀请你加入。对于创业者和创业公司的员工来说,阶段性的风险换来的是终身武艺,在创业公司之间的流动和“移民”,在行业的水涨船高之中,人的价值也在成倍成倍地增长。


创业失败,确实会带来刻骨铭心的痛,但你的失败,意味着你获得了在新经济洪流里搏击风浪的资本。创业经历,即使是失败的,也依然是一笔宝贵财富。


我们希望这个时代不再认为创业失败是一种沉重的代价,一种难以启齿的丑闻,而把它看作一种潜伏,一种养精蓄锐、蓄势待发在创业的蓝海里,失败只不过相当于呛了第一口水而已,而远方海岸线的壮丽风景依然在向你发出召唤。


假如我们都能把失败看做是成功的一个过渡,把自己特定公司的塌方看成是通往普遍行业的桥桩,那整个社会对于创业风险的观念和认知,也会发生革命性的变革。


创业成功固然可喜可贺,创业失败,同样是人生点石成金的瞬间。


[←]“创投之星”系列专访 | 助力资本——吴玖桓 [→]“创投之星”系列专访 | 将门创投——杜枫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8-2012 中关村创业投资和股权投资基金协会
联系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1号海龙大厦L座1601 
京ICP证11007214号